為了支持與照護失智症家庭,關山慈院邀請家屬與病友一起至咖啡民宿餐廳共餐遊玩。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兒開在春風裡~」二十五日上午九點,關山慈院首次針對失智症家庭舉辦照顧者支持活動,位於池上鄉的咖啡民宿玻璃屋迴盪幸福的歌聲,幾位患有失智病症的長輩,在團隊的陪伴下,隨著音樂開心起舞。長照股余黃素怡護理師與林葵蓉照顧服務員用心規畫活動,不僅讓阿公阿嬤開心遊玩,也透過失智症課程,讓家屬進一步認識疾病,從共同經驗分享中,減輕照顧的壓力。

 

    關山慈院「憶起來拼圖」失智照護據點,是縱谷地區唯一的長照樂智中心,成立至今僅有一個半月,目前服務個案有十位。醫務部張志芳主任致詞:「家裡有生病的人;最辛苦的其實是家屬。醫院布下了種子,也希望各位能幫忙把周邊的人慢慢帶進來,讓我們的服務範圍逐漸擴大。」

老化與失智的不同


   「在正常的老化下,對過往的經驗會部份忘掉,且知道自己己經開始健忘;失智症會將過去忘得一乾二淨,還會否認自己有健忘的現象,甚至後期生活出現障礙,忘記怎麼刷牙和吃飯都有可能。」社區整體服務體系個管師王美淨說,失智症病程的發展可能出現許多症狀,如:情緒轉變、不恰當行為、視幻覺、遊走、穿衣及個人衛生等行為,他們就像大baby一樣,一點一滴忘記所有的生活經驗,反應也越來越遲緩;當照顧者急了,情緒也就跟著上來了。


   「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王美淨說,照顧者的情緒也會影響到別人的情緒,當抱著憂傷的心看待事情,思考也會是負面的。她認為「情緒照顧你我他」,做好心理調適很重要,照顧者應多尋求資源與支持,並且充份利用資源及練習自我紓壓,讓自己生活在和樂融融的家庭氛圍當中。另外,也要少對失智症患者說「你不可以」、問話盡量提供是非題;讓患者輕易選擇,如「吃飯,或是吃麵?」、讓患者有足夠的時間回答,不中斷他們說話,減少環境上的干擾等等,這些對溝通上有一定的幫助,也能減少爭執發生。

咖啡吧檯前方,慈濟志工與失智長者圍坐成圈,林葵蓉拿出五顏六色的黏土和彩色筆,指導阿公阿嬤一步步完成作品。這堂藝術治療課程,葵蓉從繪畫、拼貼、雕塑中與失智長者互動,透過感官刺激減緩退化;讓成員在互相學習討論中,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促進語言表達能力,獲得成就感。
 

林葵蓉過去的工作,就是面對插管和癱瘓的病人,每天與時間賽跑,忙於沐浴、餵食、清潔等照護工作。離開居家護理所,這是她第一次照顧失智長者,她坦言很辛苦,但也學習到很多。她說,失智老人因為忘東忘西,有聽沒有懂,經常引來抱怨,家人也漸漸對他們失去耐心和關心。其實,只要瞭解失智病程的發展與照護,就能夠重新調適心情,幫助自己也幫助家人。

 

「每次開著交通車,接送阿公阿嬤參加據點活動時,看到家屬因獲得喘息重現笑容,還有據點裡不間斷的笑聲,自己就覺得很快樂、很感動!」其實,葵蓉的母親也是輕度失智的患者,一個人在家經常胡思亂想,吃飯與作息都不正常。將媽媽接到失智據點後,媽媽有了聊天的對象,變開朗了;哥哥也減輕不少照顧的壓力。她說,家庭的支持度夠不夠?對於失智患者而言很重要。於此,更想藉由活動的規畫,給予家屬情緒上的支持與照護。

   「有時候覺得她很可愛,有時候又覺得她很盧,有時候看她變成這樣又很心酸~」以家屬身份出席的陳瑞琴師姊表示,媽媽生病將近四年,幾年前媽媽還記得每個子女的手機號碼,現在連誰是誰都不記得,還陸陸續續出現許多脫序的行為。師姊說,每天面對一個有理說不清的老人家,真的會有很大的壓力。很謝謝醫院能夠舉辦這樣的活動,讓家屬可以互相交流,分享照顧的技巧,心情放鬆了許多。


   「原來待在醫院上班,是很幸福的事!」余黃素怡護理師笑說,以前遇到什麼問題,只要撥個電話,就會有同仁幫忙解決。走入社區後,什麼都要自己來,要自己接送病人,自己設計課程。每天往外跑,大家都說她曬黑了。不過,看到家屬願意走出來參加活動,真的讓她很開心。她說,據點活動的設計,不是一定要長者學會什麼,而是透過陪伴,讓他們做想做的事;透過瞭解,給予鼓勵和肯定。失智照護是長期照護,照護一位個案就是同時幫助好幾個家庭。長照這條路雖然漫長也不好走,需要家屬配合共同努力,但是相信只要心中有愛,就可以讓長者感受到自己的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