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東疫情不減 民眾DIY「米人杏福茶」慰勞醫護人員

新冠疫情延燒至花東,隨著確診人數逐日爆增,快篩站採檢人數也向上攀升,關山慈濟醫院今年度截至四月的快篩及PCR核酸檢測人數已達1296例,讓穿脫防護衣成為醫護上班的日常。

為替關山慈院加油打氣,關山民眾李小姐準備下午茶,以杏仁、關山米、白木耳、冰糖自製飲品「米人杏福茶」,搭配爽口的牛奶雪花糕、芝麻吐司擺放一樓大廳,同仁紛紛排隊領取嚐鮮,直呼甜度適中,香氣十足。潘永謙院長也親自道謝,感恩民眾的支持與照顧。

「我從以前就對慈濟的印象非常好,因為女兒被慈濟救過很多次。」李小姐的女兒有哮喘,小時候經常半夜發作,幸好就近有關山慈院讓她可以短短三分鐘就將孩子送到急診治療。雖然事隔十年以上,但她對當時值班的林振雄醫師印象很深刻,林醫師在治療過程問了很多問題,雖然當下沒有心情回應,但事後覺得很溫暖,醫師不僅照護病人也能體恤家屬擔憂的心情,緩解緊張氣氛。

 

確診人數居高不下,潘永謙院長叮嚀員工做好防疫職責,保護自己也維護醫療量能。而因應疫情發展,關山慈院五月開始也重啟遠距醫療門診,讓慢性穩定病人及初診病患不必外出就可透過電話提前預約在家完成視訊診療。預約專線814880轉132

打造友善社區 慈濟環保輔具平臺成立

「慈濟關山環保輔具平臺」於二○二二年三月二日正式成立。上午九點,慈濟基金會慈發處主任呂芳川與關山豐泉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謝東原完成簽署場地使用備忘錄,關山慈濟醫院副院長吳勝騰、管理室主任黃坤峰、關山鎮長戴文達、臺東縣議員陳宏宗、縣議員黃瑞華、縣議員楊清順等社區政要,皆到場共同見證這歡喜的一刻。


輔具平臺自去年九月開始規畫,由「慈幼關山社區關懷服務行動站」站長陳泰郎的牽線搭橋,在豐泉社區爭取一處閒置的空間讓慈濟無償使用,且距離關山慈院僅需要一分鐘車程。乾淨如新的輔具約有九成是二手品,包含電動病床、便盆椅、高背及一般輪椅、助行器、電動代步車等,全是慈濟基金會與熱心民眾所捐出,經志工修繕重新賦予新生命後,免費出借給有需要的民眾使用;不僅主打環保,也能為弱勢家庭減輕經濟上的負擔。

呂芳川主任說,老人不跌倒,晚年的生活才會好。臺灣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慈濟基金會目前在全臺設置十八個輔具平臺,為長者帶來更有品質的生活。主任除了感恩公部門的支持與志工的付出,同時也帶來另一項好消息,慈濟現行啟動的長者居家安全改善方案,可為獨居或是兩老相依共同生活的長輩進行無障礙空間改善,例如安裝扶手、止滑地板及感應示燈具等,而這樣的關懷行動,未來也會逐步在東部啟動,結合社區共同來預防及降低長者跌倒風險。


戴文達鎮長表示,關山慈濟醫院在社區提供很好的醫療資源,讓民眾可以就近享用這麼好的服務,志工的身影更是帶來地方的祥和,因此得知慈濟在找尋建置輔具平臺的場地,公部門一定要鼎力協助。鎮長感恩所有里長出席關心議題,也希望大家能夠好好運用輔具平臺,讓這麼好的資源在縱谷線上做最好的分配,將眾人的愛心發揚下去。

利用平臺揭牌前的週末,吳勝騰副院長與太太當起志工幫忙清洗輔具,看見損壞的輔具經由陳泰郎的巧手修復,變得煥然一新,被整齊排列在層架上,讓他相當感動。吳副院長引用佛教裡的一段迴向偈「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 」。這些輔具是大家匯聚的愛心,不僅是延長物命也造福地方長者;如果老人家在這個地方能夠安詳晚年的話,這個功德會迴向給社區,將社區營造為人間的淨土。陳泰郎說,二○一五年他成立社區關懷站,免費到府為長者修繕水電,走入社區後,發現只是零件損壞的輪椅就被民眾棄置環保站很可惜,因此決定將它們帶回家拆解拼裝,更換輪胎皮、座墊布、踏板等,再洗乾淨轉送給有需要的人;民眾見他很熱心,口耳相傳下紛紛主動捐出家中用不到的輔具,善的循環也成為他繼續為社區服務的動力。他說團結力量大,現今慈濟環保平臺裡輔具的維修保養,甚至未來的居家安全改善方案,若有需要他,都會盡力給予協助。

平臺揭牌後,在關山慈院洗腎的潘女士很快就收到師姊送到的電動代步車。六十七歲的潘女士獨居,去年九月因騎機車自跌傷到頭部,出院休養後,吳勝騰醫師叮嚀雙腳無力不適合騎兩輪機車,但病患是低收入戶,購買電動車對她來說是沉重負擔。因此,當得知輔具平臺有這麼好的資源時,吳醫師就主動幫忙詢問電動代步車申請程序。基於安全考量,流程須經醫師檢查評估通過標準才可提出申請。三月四日下午,慈濟志工卓瓊華、陳瑞琴、林千筑、范錦蓮與社區志工陳泰郎將電動車親自送到家,除了操作功能的指導,也確保試乘安全性才放心離開。潘女士說,吳醫師相當關心病人,就像自己的再生父母,讓她真的非常非常地感恩。

慈濟關山環保輔具平臺服務區域為池上、關山、海端、鹿野地區,提供出借、維修及資源轉介服務,有需要的民眾可至關山慈濟醫院網站點連結申請表單,若有任何疑問也可透過表單說明,掃瞄行動條碼加入LINE好友亦有專人提供線上諮詢服務。

 

中西醫合療 愛與專業的陪伴

阿公是多重腦部疾病的患者,兩年前因水腦症、腦膜炎及中風,在臺東某醫院前後治療了兩個月才出院,癒後也因為神經病變有聽力受損,腦部損傷,語言障礙、肢體無力以及對人、時、地混淆,或是日夜顛倒、情緒激躁不安等症狀。阿公有三個子女分別在國外與外縣市工作,七十歲的太太是唯一照顧者,出院後曾請過看護,但阿公太難照顧做沒多久看護便提離職。後來阿公住進安養機構,或許是無法適應環境,皮膚消瘦氣色也變差,家人在心疼下將阿公接回家裡,太太也因此關起自家經營的民宿,聘請外籍看護一起全心照顧阿公,並且讓阿公就近在關山慈院接受中醫與復健的治療。

「阿公第一次進診間是坐高背輪椅,身上還有鼻胃管和尿袋,意識不清,可以出聲但沒辦法講出字詞。」二○二一年三月,阿公開始展開一週兩次的中醫治療,鄒醫師將治療重心放在頭部穴位刺激腦部神經,在四肢患處以低週波電流治療,同時藉由紅外線照射增加深層血管的流動性。大約治療一個月,阿公開始有明顯的進步,像是精神變好,可移除鼻胃管緩慢吃飯,從閉眼進步到會四處張望,手部活動變多,能夠講出自己和老婆的名字......等,鄒醫師也會請跟診護理人員儘量與阿公多互動,例如練習讀字、算數和認人。「阿公~我是誰?」是每次回診的必考題。後來,因為鄒醫師上課進修,於是託付李盈德醫師一起為阿公做治療,也很感恩阿公與家人都很配合回診,才能讓恢復進度持續超前。 

在中醫治療的期間,復健的療程也持續進行著,阿公每次約訓練1至1.5小時,包括主動腳踏車、跑步機、步態訓練(四腳拐行走)及站立傾斜床,在各項訓練中,物理治療師林正男也都會用聲音、光、文字、遊戲活動增加病患在感官上的刺激,以及對長短期記憶和人像辨識的刺激。有了中醫的輔助,阿公在復健後期有顯著的進步。林正男說:「阿公剛來復健的時候比較不配合,像是走跑步機走到一半會直接坐下,或者傳球給他接了就放開不願意把球傳回來,心情不好會大吵大鬧,想到過世很久的爸媽會突然哭,還會罵髒話會打人,我和建志都有被阿公打過。」陪同復健的看護也比著被咬過的手搭話:「阿公上次很生氣,還有咬我!」,面對阿公時好時壞的情緒,正男以同理心看待,問他有沒有曾經感到不耐煩,他說:「不會啦!生病也是很辛苦。」
 

阿公病情好轉以後負面情緒出現的頻率已經降低,且在醫院看到同仁還會主動揮手打招呼。正男分享,曾為鼓勵阿公多練習說話,故拜託阿公教他講日文,想不到阿公從此變翻譯機,無論他跟阿公說什麼,都會自動被翻譯成日語唸出來,就連出數學題也不例外!

物理治療師會以白板溝通傳情,除了因為阿公聽力受損外,主要也是發現與阿公說話時經常會雞同鴨講,但如果搭配手腳比畫著,阿公好像比較能理解指令,且看到掛在身上的員工識別證會想要讀字。因此正男才會嘗試拿紙筆傳達訊息,測試以後發現阿公對文字的理解力比較好,復健的配合度也跟著提升,因此他們之間溝通的工具就從紙張進化成現在使用的白板。當阿公很認真復健時,物理治療師會在白板寫「你今天很棒!」,感覺阿公準備要偷懶的時候,白板上也會寫上一些加油的字語。

四月的某天下午,阿公心情特別好,物理治療師也多增加幾項訓練,列印歌詞讓阿公唱軍歌,跟阿公玩傳球,還有從來沒試過的「蘿蔔蹲」遊戲。「阿公阿公~~『蘿蔔蹲』你會玩嗎?」「喔!會會會~~」,阿公高興地點頭回應著。「你要叫什麼名字?」邁達爾繼續在白板上一字一句問著。「喔,不要不要!」意識到原來是要一起玩遊戲,阿公指著自己的腳不方便,馬上從點頭變搖頭。最後一行人改口邀阿公拍大合照,還要配合擺一樣的pose,阿公馬上說好!


太太表示,醫生曾經說過要讓先生達到自行走路這個目標有困難,過程也會很辛苦,因此她也不敢抱太大希望,只求維持先生當時的狀況,不要讓身體機能走下坡就好。但經過中醫和復健的雙向治療,先生的記憶已經慢慢恢復到七成,雖然目前走路仍需要有人攙扶,但能夠復原到這樣的程度已經超乎預期。聊起物理治療師和先生熱鬧又有趣的互動,太太滿是欣慰和感恩,她說:「他們都很用心照顧阿公,所以我有時候會從家裡帶一些水果或甜點過來,雖然不是貴重的東西,但都是我想要對他們致謝的一點點心意。」 

阿公從生病至今轉眼兩年過去了,辛苦的太太也為此瘦了一大圈。復健的路還很漫長,但相信有醫療團隊的愛與專業相伴,支撐阿公持續接受治療的力量,就有機會迎接希望的曙光。

 

像家一樣的照顧 失智症整合性照護

李先生七十歲未婚,曾經是國中數學老師,五十五歲退休後搬到外縣市享受退休生活。去年九月,同行朋友向家人透露李先生行為異常,出現疑似失智的症狀,李先生也感覺到自己變得很健忘,為了安全起見且不想為朋友添麻煩,隔月由大嫂前往宜蘭將小叔接回至池上老家就近照顧。

「他剛回來的那幾天會一直找不到他的房間,晚上常常沒有安全感,一直要起床關燈和鎖門;明明已經吃過藥了,又跟我說他要吃藥。反反覆覆,影響到整個家庭的作息和睡眠時間。」大嫂六十五歲,家裡還有九十六歲的公公要照顧,先生也剛開完刀,雖然叔嫂關係還不錯,但自己也有年紀了,要面臨「一打三」的壓力,讓她就快要喘不過氣。

「後來我的朋友告訴我池上團體家屋的訊息,當下我認為我們是傳統的婦女,要把小叔送去機構養老,好像是遺棄他,心裡有很大的糾結。」大嫂得知訊息的當下沒有多做回應,仍繼續以長照志工身份,帶著小叔到據點參加活動,只是去了幾次,小叔表示對唱歌跳舞沒有興趣,不想再去據點,大嫂也就順從小叔的意思,讓他白天自己待在家裡。

不料,有天小叔未告知就外出蹓躂找朋友,消失了一個小時,把大嫂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差點想要去報警。也因為這件事情讓大嫂開始重新思考,應該要與家人商量讓專業的團隊來照顧小叔。於是,大嫂前往團體家屋瞭解運作模式,看了周遭環境覺得很滿意,便鼓起勇氣把想要將小叔送進團體家屋的想法告訴子女,只是當下未獲得諒解;子女覺得很不妥,像是要拋棄叔叔。

李先生的狀況時好時壞,後期又發生車禍住院,家人也漸漸瞭解失智症患者並不好照顧,於是決定聽取建議,由大嫂親自帶小叔至團體家屋看看內部環境。「這裡很好啊!」小叔的回應讓大嫂減輕不少心裡的壓力。今年(2022)一月中旬,在花蓮慈濟醫院身心醫學科蔡欣記醫師的檢查評估下,李先生住進池上多元照顧服務中心的團體家屋,與關山慈院長照團隊共同照護失智症個案。

「家屋的照顧服務員也曾經照顧過我的公公,所以讓我更放心將小叔送到這裡。」大嫂說,小叔住進家屋沒多久,護理人員就觀察到小叔有攝護腺及腎臟方面的問題,並且很快就連結專科醫師找出疾病開藥治療。這讓自己更增加對慈濟團隊的信任,同時非常感恩醫護人員的用心與愛心,為小叔解決生活照顧的問題,自己也有了更多喘息的空間。

失智症帶來的衝擊與轉變

 我也是一個普通人,我要承擔家裡的經濟,卻因為要照顧失智的媽媽不能工作,只能在家啃老本,這些壓力我又說不出口。」同樣的問題發生另一個失智症的家庭中,住在池上的賴阿嬤八十二歲,去年七月被醫師診斷罹患失智症,由於退化速度飛快,讓同住的兒子難以接受。面對不得不接受的現實,兒子每天藉酒澆愁,也曾喝醉摔東西出氣,把所有的不滿發洩在自己的媽媽身上。

「我的媽媽以前是一個做事很有原則、講話也非常有修養的人,但是在那個月,她的情緒起伏很大,突然變得很愛罵人,連小動物都罵,而且一直忘東忘西。」兒子說,面對媽媽反覆無常的無理取鬧,讓他覺得非常排斥。雖然自己的祖母也因為失智症出現過類似的情形,但從來沒想過媽媽也會變成這樣,而且是在一個月內嚴重退化,連自己的兒子都不認得。

媽媽的喜怒無常,讓兒子持續「硬碰硬」與媽媽對峙了兩個月,連在一旁的太太都看不下去,反過來指責他為何要對生病的媽媽發這麼大的脾氣。直到有天,兒子無意間看見一部影片「一位老先生每天都到養老院看他太太,旁邊的人忍不住好奇問道,你太太早就不認得你了,為什麼你還要每天來這裡看她?老先生回答:『我認識她就好了!』」這句話讓兒子聽了有很大的感觸。

兒子開始回想,在自己不到一歲時,父母就已經離異。媽媽一手將他拉拔到大,小時候媽媽會牽他的手到山上工作,只要他喊累了,媽媽二話不說放下手邊工作帶他遊玩。八歲的時候他生病發燒,媽媽焦急地抓起手電筒就背著他去看醫生,走在來回近十公里的石頭路上,媽媽沒有一句埋怨,回到家就只問一句:「你現在感覺好一點了嗎?」。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兒子驚覺該是改變自己的時候了。

於是,他開始順著媽媽的腳步,說話也儘量和顏悅色。「媽媽想散步我就牽著她到處走,突然鬧彆扭不想洗澡,那我就等她發完脾氣再重新放一盆熱水。」兒子說,媽媽是生命中的老師,為自己磨去以前的壞脾氣。雖然媽媽已經不認識我了,但她還是會想要找我,就像我現在回家沒有看到她,心裡也會覺得怪怪的。

然而,照顧的心境是轉變了,但照顧的路程還有多長不知道。去年九月下旬,關山慈院長照團隊的拜訪又為他開啟另一扇窗。「我真的要稱讚整個慈濟團隊做事的效率,王愛倫個管師來到我們家,找我討論媽媽照護上的問題,接著幫媽媽安排掛號,讓我們到關山慈濟身心醫學科給蔡醫師看診評估完以後,前後大概十天的時間,十月份就將媽媽轉介到池上日照中心上課;在那之後週一至週五的上午八點我會把媽媽送到這裡,下午四點我再來接她回家。」

醫養結合 用心照護

二○○二年二月十五日下午,賴阿嬤在課程中情緒轉變,突然起身在屋裡不斷遊走且嘗試轉開門鎖,過程中唸唸有詞,看似想起某件令她生氣的事。長照室古花妹主任見狀前往安撫,但阿嬤不予理會,對她惡言相向。不到兩分鐘的時間,主任半哄半騙將阿嬤帶到另一個安靜環境,阿嬤的心情又突然轉好,若無其事地坐在椅子上喝水,問話又恢復到原本的有說有笑。

古花妹說,一開始在處理這樣的個案時心裡也很傍徨,只能告訴家屬:「雖然我不知道能夠幫忙多少,但是我們會用心去做,把個案照顧到最好。」,她也提醒所有照顧服務員,要把個案當作自己的家人看待,這樣自然就會知道怎麼樣去照顧他們。以前衛教病人的時候我們可能會說:「你不可以怎麼樣... 」,現在跟個案說話都是好言相勸,一邊安撫情緖,一邊問:「我們這樣做好不好?」。

除了學習與失智症患者相處,並藉由認知功能訓練減緩失智的退化,在藥物治療方面,古花妹主任與蔡欣記醫師兩人也不斷透過line聯繫,觀察個案服用藥物後的情緒反應和行為舉止,在不影響白天課程進行以及家屬夜間作息的情況下,慢慢調整出最合適的藥物劑量。阿嬤的情緒從抗奮、有出現打人動作、到處遊走以及肢體顫抖有幻覺產生等等,經由悉心調整過後,阿嬤漸漸能夠坐著,情緒也比以往平順,雖然會吼叫但是次數有減少,自言自語較小聲,較會不影響他人。

花蓮慈濟醫院身心醫學科蔡欣記醫師自二○○五年開始支援關山門診,前後已超過十六年,除了支援院內門診外,在慈院所承接的臺東戒治所、仁愛之家的特別診計畫中,蔡醫師也都配合承擔看診業務。因此,每到星期四成了蔡醫師的「關山日」,清晨五點多出門搭火車,八點多抵達關山直接前往戒治所,接著返回醫院中午十二點準時開診,結束門診再自行搭火車至臺東仁愛之家。而隨著關山慈院長照業務的擴展,許多失智症個案也都轉介給蔡醫師檢查評估,因為深知照顧家屬的辛苦,因此不管在醫療或者資源的提供,蔡醫師都盡力給予協助,包括開立殘障手冊、重大傷病卡以及相關的衛教,為家屬減輕照顧壓力,也讓他們在經濟上可以獲得補助。蔡醫師說,每每聽到家屬分享阿公阿嬤症狀已經緩解,在照顧上也比較放心,自己聽了也覺得很開心。

針對失智症治療,蔡欣記醫師也建議除了藥物的輔助,參與認知促進功能活動對病人也很有幫助。像是輕度失智的阿公阿嬤適合到失智據點,退化比較明顯的個案會建議到日照中心,而針對失智患者設立的團體家屋,除了有很好的認知活動安排,在設施方面更強調安全,對於無法二十四小時陪伴的家屬來說是不錯的照顧選擇。   

 

Young善公益蔬食市集 有來自關山愛心

三月二十七日上午,關山慈濟醫院至花蓮靜思堂園區參加「Young善公益蔬食市集」,主打關山農特產品設立攤位。潘永謙院長、吳勝騰副院長、管理室主任黃坤峰,財務陳秀華,雷雅晴護理師,慈濟志工陳卓瓊華、林明成、吳佳靜當起商行小販,有的人前一晚即抵達花蓮,有人則清晨六點就起床搭車,只為護持「大愛共善 救拔苦難」善行,幫助全球受苦人民,特別是還陷在戰亂中的烏克蘭難民。

自Young善活動在院內群組傳開,善心就不間斷湧進慈濟關山院區。除了院內員工及慈濟志工搬出自家栽種蔬果做公益,黃坤峰主任也發函向林務局臺東林區管理處申請苗木,不僅很快就收到回函支持,林務局更是一口氣將數量增加至兩百株。此外,臺東戒治所、關山鎮農會、關山蜂之饗宴,關山竹筒屋與在地小農也紛紛捐贈生薑、高麗菜、鳳梨釋迦、牛蕃茄、芭樂、南瓜、樹葡萄、白米等有機蔬菜給予大力支持。臺東戒治所所劉振榮說:「有需要我們提供物資儘量開口,這裡的蔬菜都是有機肥料栽種,種得放心,吃得安心!」

在社區熱情的擁戴下,潘院長建議加開關山場次提前在醫院大廳販售義賣品,以防車輛無法載送或當日氣候不佳影響買氣。二十五日上午,豐泉社區發展協會到場助陣,總幹事蘇桂仙表示,為了力挺關山慈院,社區幾位志工共同製作胭脂樹紅牛奶玫瑰造型饅頭帶到現場義賣,大家都很開心以資源連結方式幫助烏克蘭。民眾彭先生透過臉書分享得知義賣訊息特地前來添買氣,他說慈濟在關山地區提供很好的醫療照護,在慈善關懷的區塊也是有目共賭,為了謝謝慈濟在地方的貢獻,相信大家都很願意用自己的時間,出一點小小的力氣支持慈濟,也能帶給烏克蘭實質的幫助。

二十七日上午,潘院長擔任一日店長,守在「關山農特產品行」認真顧著佛心價的誠實商店,之所以稱為佛心是因為都在便宜賣,而誠實便是院長回應客人的話太真誠。例如:「請問一下這個樹會開花嗎?」院長回答:「啊呀~這個不保證會開花的嘛!要看你有沒有用愛心灌溉啦~~」,客人又問:「那這個釋迦要怎麼挑比較好吃?」院長說:「這此都是挑過才拿出來賣的啦!有機無毒的一顆才賣五十,你就挑最大顆的就對了,啊妳也不要一次買太多,這個很甜的呀~」儘管整個對話聽起來很無厘頭,但最後客人總會甘願地掏出鈔票,甚至把不知道會種出什麼的樹苗買回家。


站在院長身旁,說話輕聲細語的吳副院長,雖然沒有能說會道的銷售口才,但也是靜靜幫忙裝袋找零,還貼心為工作人員準備環保餐碗。吳副院長說,疫情加上烏克蘭戰亂,很多人民都在水生火熱當中,要改變這個世界就要先改變人心,而最直接的做法就是要護生,培養慈悲心推廣素食。看見現場一早就人山人海,愛心匯聚的畫面讓副院長直呼很感動!

在募集物資的過程也有許多溫馨的景象,例如為了不影響蔬果賣相,民眾主動配合義賣時間增加採收次數,甚至遠從太麻里親自將釋迦送到院區,還有劉金招師姊及吳副院長的太太吳佳靜,義賣前一天中午仍在宿舍菜園揮汗拔菜挑菜,而本身就在關山經營花店的瓊華師姊更自掏腰包向批發商訂了大把花束,直接就在花蓮車站接應交貨搬到現場義賣。在眾人的熱情與努力下,關山慈院義賣所得總計七萬兩千七百五十元。


下午三點,攤位收拾完畢準備開車返回關山,心中的感恩大於身體的疲憊。感恩花蓮慈院人文室林永森師兄瞻前顧後把同仁當家人照顧,不僅提供防蚊液、幫忙接送載貨、提水插花、引導停車等,還買雞蛋糕到攤位為忙碌的的大家填肚皮。帶著來自關山民眾的心意和祝福,當看見農產品被銷售的那一刻,有種任務達成不虛此行的喜悅。

 
 

我的醫生送我一雙鞋

李大哥因為糖尿病傷口不易癒合,數年前右腳趾組織感染壞死,開刀切除兩根腳趾頭,也因為末梢神經比較不好,經常腳受傷了沒有知覺,通常是看到流血才知道。

「啊你的腳怎麼又流血了?」那個月,李大哥腳上的傷口已經反覆裂開好幾次,讓關山慈院洗腎病房的醫護人員很替他焦急 。

「唉喲~~穿雨鞋下田不好做事啦!那個土很黏,會黏住。」李大哥不以為意,淡定回應著正在幫她處理傷口的護理師。

雖然知道腳的傷口碰到水就會裂開,但習慣赤腳務農的李大哥還是執意這樣下田工作.......

拿病人沒輒的吳勝騰醫師,有天突然帶了一雙包鞋到病房送給他,這才讓李大哥的傷口漸漸好轉了起來。

我覺得很不好意思啊!還臉紅了,好險我很黑看不出來~~」 回想吳醫師送他鞋的那天,李大哥說他嚇一跳,醫生怎麼會送病人鞋子。

「那你今天沒有穿醫生送你的鞋子喔?」院內同仁望著放在病床下的拖鞋問道。

 李大哥回答:「那雙鞋子已經被我穿到壞掉了內~~~」

「那你怎麼沒有聽醫生的話,買那種可以包住腳趾頭的鞋子?」同仁繼續追問。

 調皮的李大哥說:「我想說我的傷口都好了,應該可以先穿這種透氣的了!」

從苗栗醫院轉回至關山老家洗腎至今兩年多。「吳醫師對病人很細心,以前我洗腎的那間醫院,醫生很少來關心我們,通常都是一晃而過~~」李大哥對關山慈院血液透析室裡的醫護人員的服務讚譽有加。「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護理師太關心我了,每半個小時就來問我:『你還好嗎?』害我都沒辦法好好睡覺了!」李大哥的幽默又再次逗笑醫院的同仁~~~